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唐果果薄遠小說全部

唐果果薄遠小說全部

一胎兩寶總裁寵妻火辣辣 著

完本免費

薄遠唐果果的結局是什么,一胎兩寶總裁寵妻火辣辣唐果果薄遠免費閱讀去哪看,主人公叫唐果果薄遠的小說是《一胎兩寶總裁寵妻火辣辣》,作者喬落白,故事遞為您提供唐果果薄遠小說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一胎兩寶總裁寵妻火辣辣小說主要講述了:唐果果初次見到薄遠的時候就感覺這個男人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沒想到第二天她就被蒙著眼帶到了薄遠的別墅,被告知她腹中的孩子竟然是他的!拜托他都不認識薄遠,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

更新:2020/07/09

在線閱讀

薄遠唐果果的結局是什么,一胎兩寶總裁寵妻火辣辣唐果果薄遠免費閱讀去哪看,主人公叫唐果果薄遠的小說是《一胎兩寶總裁寵妻火辣辣》,作者喬落白,故事遞為您提供唐果果薄遠小說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一胎兩寶總裁寵妻火辣辣小說主要講述了:唐果果初次見到薄遠的時候就感覺這個男人很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一樣,沒想到第二天她就被蒙著眼帶到了薄遠的別墅,被告知她腹中的孩子竟然是他的!拜托他都不認識薄遠,孩子怎么可能是他的。

免費閱讀

  唐果果是誰?

  五分鐘之前,她是一個被家庭拋棄的可憐女子,未婚媽媽,住著租來的破舊小區的小房間里,在金諾公司做個小職員,每個月工資兩千八,有五險……

  五分鐘之后的現在。

  唐果果還是唐果果,可同時也是法律上的薄太太。

  薄氏國際的總裁薄遠的妻子。(協議上的。)

  她必須住在薄遠的別墅,必須不能上班,必須養好孩子,必須……

  總之,薄太太唐果果雖然空有名分,卻必須因為肚子里兩個孩子的原因,遵照孩子爸爸薄遠的命令,不能做一切對孩子不利的事情。

  手中的結婚證,還熱騰騰的。

  唐果果抬頭看了看旁邊的男人,依舊冷漠凌厲。

  聲音也總是那么的薄涼,“我讓人送你回去?!?/p>

  一旁的鄭川笑著上前,“太太,您坐這輛車。司機會直接送您去別墅,至于您的出租房那里,有什么重要的東西。您吩咐家里的楊姐,她會給你處理好。有其他的問題,您可以找楊姐或者給我打電話?!?/p>

  唐果果被送上了車,轉頭,看著后面薄遠坐上了車離開,唐果果的心卻始終茫然著。

  蘇橙打電話來的時候,唐果果還在發呆。

  今天早上她只是發了個短信蘇橙,可具體沒說什么事兒。這會兒蘇橙也肯定會詢問的。

  “你在公司嗎?我正好要辦辭職。去了再具體跟你說吧?!?/p>

  ……

  “孩子父親是薄遠?你開玩笑吧?”蘇橙異常震驚,聲音不由得挑高。

  唐果果立刻噓聲,幸好蘇橙辦公室的門是關著的。

  蘇橙嘴角抽了抽,唐果果繼續刺激她。

  “我們結婚了?!?/p>

  “噗……”

  唐果果很是鎮定,看著蘇橙幾經變化的臉色,淡淡的聳了聳肩,“別用那種眼神看我。雖然是真的領證了,但是有協議的。你想想,薄遠那種人,怎么可能真的讓我當薄太太?”

  這么一說,蘇橙冷靜了。

  不過,很快,她又不冷靜了。

  “那孩子生下來,你們就離婚?這樣好嗎?孩子日后歸誰?”

  唐果果搖頭,“孩子生下來之后,如果雙方其中一人有意向要離婚,那就離婚。如果都沒有說,婚姻會繼續。如果離婚,日后兩個孩子每人一個,但是我們必須每薄都要讓孩子們在一起見父母。撫養費這些都是他付,目前來說,我不算吃虧。當然,如果離婚我還有錢可以拿……”

  唐果果哂笑了下,沒再多說。

  蘇橙的眼神突然有些異樣,“果果,既然孩子的爸爸是薄遠,那你應該趁著這個機會,必須把協議上的丈夫變成真正的丈夫啊!你難道不知道,薄遠這兩個字,就能讓女人瘋狂嗎?”

  “……”唐果果嘴角抽了抽,想到她見到的薄遠,冷酷漠然,讓女人瘋狂?

  問題是哪個女人敢在他面前‘瘋狂’?

  ……

  唐果果成為薄太太的第一天,是一個人吃的晚飯。

  晚飯很是豐盛,可她自己卻好像沒有太大的胃口。

  楊姐一直陪著她,像是知道她的不適應,盡量的跟她說一些寶寶的事情,讓唐果果不至于一個人那么悶。

  薄遠回來的時候,唐果果正準備上樓休息。

  他身上帶著酒氣,看樣子卻并沒有喝很多,只著黑色襯衣長褲,襯衣的領口打開,袖子挽到手肘,整個人顯得清貴疏懶。

  唐果果在他走進來的時候,立刻從沙發上站起來,局促的說了聲,“你回來了?!?/p>

  而薄遠,似乎對于家里出現外人,微有些不習慣。

  濃眉蹙了下,點了點頭,沉沉的應了聲。

  隨后,唐果果看著他走上樓,卻又突然轉身,如墨的眸子,幽深清冷。

  “你在等我?”

  唐果果立刻搖頭,“不是,我只是還不困?!?/p>

  薄遠盯了她幾秒之后,才轉身上樓離開。

  唐果果吁了一口氣,最后也還是上樓去了自己房間。

  她的房間,在薄遠房間的隔壁,房間內很顯然是經過精心的布置,防滑防碰的,處處用心。

  而兩個房間的墻壁,還有一道門。

  唐果果白天試著開了下,是鎖著的,才放心。

  洗了個澡,唐果果放棄了衣柜里精致漂亮的睡裙,還是選擇自己舒適的舊睡衣,躺在柔軟舒適大床上,睜著大眼睛,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想到自己如今所處的地方,真像是在做夢。

  ……

  第二天早上,唐果果剛下樓,薄遠從沙發上站起來,一身純黑的西裝,更顯得他修長玉立。

  “走吧?!?/p>

  唐果果一懵,楊姐笑道,“太太,先生今天陪您去產檢。您和孩子的情況,都需要做個詳細的檢查?!?/p>

  “噢……”唐果果摸了摸肚子,被楊姐披了件外套,就跟在薄遠身后走出去。

  跟薄遠同時坐在車后座,兩人雖然各占一邊,可唐果果總是改不了她的緊張。

  手指無意識的扣著袖口,她試著開口說話打破沉默。

  “薄先生,其實,產檢您不用一起去的。我自己就可以?!?/p>

  薄遠的眼神突然定在自己身上,唐果果轉頭,正對上他深沉的視線,黑色眼底,看不出情緒來,可她莫名的感覺到涼意。

  “果果——”

  薄遠開口的稱呼,讓唐果果著實一愣,他的聲音很是清冷,叫她果果的也不少,可她就是覺得這稱呼由薄遠口中說出來,竟然意外的讓她耳朵發癢耳根發紅。

  “什——什么?”

  唐果果立刻收回視線,手指摳的更厲害。

  薄遠掃過她手上的小動作,微微蹙眉,開口,“我們現在是夫妻?!?/p>

  “額——恩?!?/p>

  顯然她還沒有明白意思,薄遠繼續說,“你應該稱呼我,我的名字,薄遠?!?/p>

  薄遠帶著唐果果到了醫院,不用排隊,直接進了科室,婦產科的主任以及醫院的院長都陪同。

  這么多人圍著她的肚子好像在看稀有動物一樣,讓唐果果很不適應。

  當主任要給她做彩超掀起她的衣服的時候,唐果果立刻制止了。

  眼神看向薄遠,可憐兮兮的,像掉入狼窩的小羊羔,急切等待拯救。

  薄遠乍然對上她求救的目光,黑眸微閃。

  “其他人都先出去吧?!?/p>

  薄遠一開口,其他醫生們都似了解,親密的笑了笑,離開了。

  唐果果的肚子露出來,薄遠坐在床邊,本來是淡漠的表情,卻在觸及到她鼓起的大肚子的時候,眼底閃過異樣,眉心狠狠的皺了起來。

  “怎——怎么了?”

  唐果果看著他的表情,有些忐忑。

  “為什么這么大?”

  里面的兩個孩子,好像要將她的肚子撐破似的。

  主任笑了笑,邊給唐果果做彩超,邊道,“薄先生不必緊張,過幾個月薄太太的肚子還會更大呢。畢竟薄太太肚子里可是兩個寶貝?!?/p>

  唐果果看著屏幕里的寶寶,放松的嘴角露出淺笑,主任慢慢的跟她說著,“現在兩個寶寶五個月了,二位請看,寶寶的頭,四肢,這個小家伙是男孩子,看到了嗎?后面的寶寶被遮住了,害羞呢?!?/p>

  唐果果之前就做過產檢,已經知道這些,她還很有興致的跟主任討論,孩子什么時候會長成什么樣子。

  可薄遠卻是第一次看到,看著屏幕上的兩個剛成型的小家伙,薄遠緊蹙的眉頭,深幽的眼中,隱隱的有些從未有過的觸動。

  唐果果一直以為薄遠完全不會關心這些,對這兩個突然而來的孩子,也并不會有多少的感情。

  薄遠的沉默,讓唐果果多少有點替寶寶失落。

  做完B超,主任表示孩子很健康,發育很好,之后,唐果果又做了其他檢查,結果都是,她很健康,孩子很健康。

  離開醫院之后,唐果果的情緒還處在比較興奮之中,孩子的彩超圖片里,她好像已經能看到真實出生的孩子的樣子了。

  一直盯著圖片看的唐果果,沒有顧忌到一旁薄遠的異樣,到了家里,她準備上樓的時候,薄遠卻突然的開口,叫住了她。

  “唐果果?!?/p>

  “啊?”唐果果轉身,薄遠已經走到沙發上坐下,并且半命令的語氣,“過來坐?!?/p>

  唐果果對跟薄遠面對面坐著,很是發怵。

  “你有事兒嗎?”那明顯的逃脫的意向,讓薄遠的面上一冷。

  他臉色冷下來,唐果果又更怕,直接僵在那里。

  薄遠看著唐果果的反應,眸色沉了下來,最后,竟直接起身,往外走去。

  唐果果這才松了口氣,轉身摸摸肚子,自言自語,“寶寶的爸爸真是白長了一張好看的臉,可惜太冷了,倒是可以用來驅邪,嘿嘿……”

  身后,她完全沒有察覺到,轉而回來的薄遠,聽到了她的自言自語。

  “用我來驅邪?”

  薄遠陰測測的聲音,讓唐果果后背一涼。

  轉身,看到去而復返的薄遠,唐果果原本臉上的笑意,刷的僵住了,臉色煞白。

  “你——你——”

  還從來沒有人敢說這樣的話,薄遠眉眼一挑,冷冷的視線,似乎直接帶著銳角戳進唐果果的心口呢。

  唐果果“你”“你”了半天,也說不出什么辯解的話。

  當著薄遠的面兒,她本來就容易緊張害怕,最后也索性認命,縮著脖子,等待被他處置。

  看著眼前的小女人恨不得將自己縮起來的樣子,忽然讓薄遠覺得,在自己面前,她總是像個膽小的兔子一樣。

  “你很怕我?”

  唐果果反射性的手指一哆嗦。

  薄遠敏銳的察覺到,突然有了興致,就這樣跟唐果果彼此站著,雙手抄在褲子口袋中,身體微微旁邊一靠,倚在樓梯欄桿上,眼神犀利盯著她,到底這個小女人,膽小到什么程度。

  “我沒——”

  唐果果否認,可對上薄遠的漆黑如墨的眸子,就說不出話來了。

  瞧,就是這么怕他。

  薄遠自然是不喜歡唐果果這樣的反應的,畢竟,他的孩子將來要從這個女人肚子里出來。

  “果果——”

  薄遠又這樣叫她,唐果果心也跟著突然跳快了一下。

  “為什么會怕我?”

  為什么?你就是讓人害怕啊。

  可她卻不敢直接這么說。

  遲遲沒有得到答案,而她似乎就打算直接這樣沉默著僵持著,薄遠不耐,陡然直起身來,跨步往上,站在唐果果的跟前,雙臂有力的將她禁錮在自己和欄桿之間,低頭,逼近她,似乎要看到她的眼底深處,探究出她為何會有這樣的害怕。

  唐果果驚恐又緊張,薄遠貼近的身子,帶著男人的氣息,身體隱隱的熱度傳來,讓她臉紅起來。

  “薄先生——”

  薄遠眉頭一蹙,唐果果立刻改口,“薄,薄遠,”

  “嗯?”

  “你,你想做什么?”

  薄遠眼神幽邃著,清冷,掃過她的小臉兒,最后落在她驚恐圓瞪的一對大眼睛上。

  “我長的好看?就是太冷了?驅邪?”

  他冷漠的嗓音,每說一個詞兒都讓唐果果心里顫一下,羞窘的不得了,眼睛閃爍著,不敢對上他的眼睛,用幾乎快要哭出來的聲音,道歉,“對不起,我不應該那么說?!?/p>

  “不應該說我長的好看?”

  “……不是,”唐果果真的要哭了,“你很好看?!?/p>

  薄遠的嘴角,幾不可察的勾了勾,可也只是很快消失。

  “既是好看,那就沒必要害怕?!?/p>

  說完,他便起身,松開手臂,退后一步,眉宇間已是舒展,無形中,他的冷意好像消散了些。

  他重新離開,唐果果惶惶的握著欄桿,待薄遠走到門口,他又特地轉回身,說了句話。

  “晚上等我吃飯?!?/p>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包赢计划8197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