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言情 → 山河永慕夜無歸途

山河永慕夜無歸途

司少洲秦南汐 著

連載中免費

司少洲秦南汐免費閱讀,山河永慕夜無歸途全文閱讀,山河永慕夜無歸途司少洲秦南汐,《山河永慕夜無歸途》小說全文在線閱讀就在故事遞小說網,男主角叫司少洲女主角叫秦南汐的小說書名是《山河永慕夜無歸途》,又名《一生一夢休》,司少洲秦南汐小說講述的是:司少洲將秦南汐的心狠狠踐踏之后,在病床前求她原諒,秦南汐滿是死寂的臉,讓他感受到最深的絕望。

更新:2020/07/09

在線閱讀

司少洲秦南汐免費閱讀,山河永慕夜無歸途全文閱讀,山河永慕夜無歸途司少洲秦南汐,《山河永慕夜無歸途》小說全文在線閱讀就在故事遞小說網,男主角叫司少洲女主角叫秦南汐的小說書名是《山河永慕夜無歸途》,又名《一生一夢休》,司少洲秦南汐小說講述的是:司少洲將秦南汐的心狠狠踐踏之后,在病床前求她原諒,秦南汐滿是死寂的臉,讓他感受到最深的絕望。

免費閱讀

  司少洲將趙知秋扶了起來,固在懷里,道:“知秋說得對?!?/p>

  他看都沒看秦南汐,“現在她什么也不是,把她給你做傭人可好?”

  趙知秋搖頭,“知秋不敢,也不配?!?/p>

  司少洲捏了捏她的耳尖,道:“有我護著你,你不必再怕她?!?/p>

  秦南汐看著司少洲,笑道:“少帥,你我離婚這事,司令同意了么?”

  家里的傭人都不敢吭聲,生怕因為聽了不該聽的,被司少洲給殺了。

  當年人人皆知,司少洲這婚結的不情不愿。

  但知近的人更知道,當年司少洲因為這事和他的父親大鬧了一場。

  父親罵他不識好歹,秦家正兒八經的大小姐不喜歡,喜歡那個領養的孤女。

  司少洲執意不娶,他父親就要處理掉趙知秋。

  而秦南汐的父親秦懷英,就當著司少洲的面同意了這個提議。

  趙知秋性子一向溫和柔弱,所以外面那些趙知秋打罵秦懷英的傳言,司少洲是一個字也不信的。

  反倒是秦家苛待趙知秋那件事,他才覺得百分之百為真。

  恰時醫生到了,趙知秋被帶上去治臉。

  而司少洲打發走了所有人,他走向秦南汐。

  秦南汐依舊站的筆直。

  司少洲眉眼盡是冷意,“你就這么舍不得少帥夫人這個頭銜?”

  秦南汐笑道:“少帥,我只是愛你罷了?!?/p>

  司少洲像是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樣,他握住她的脖頸,歪頭湊到她的耳邊道:“你這種愛慕虛榮的女人我看的多了,每個人都說愛我,你們愛的不過是我司家的錢與權?!?/p>

  “秦南汐啊,我司少洲平生最恨別人威脅我?!?/p>

  “威脅了我,就得付出代價?!?/p>

  他舔了下殷紅的唇,笑道:“不知道如果你不干凈了,我父親還會不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看著你坐在這個位子上?!?/p>

  秦南汐突然覺得渾身發冷。

  她扭頭對上司少洲的眼。

  那眼里呈著笑意,卻黑漆漆的滲人。

  他猛地推開他,喚副官,“顧峰,帶秦大小姐來偏宅!”

  秦南汐被拎著到了司少洲嘴里所說的偏宅。

  她眼見著司少洲叫來了兩個男人。

  她滿臉煞白,呆呆的看著司少洲,那個在福利院里干凈雋秀的少年,已然變成了當今令人聞風喪膽的少帥司少洲。

  他的手沾了太多的血,渾身所透的戾氣是驅不散的。

  她慢慢的后退,隨手抓起了地面上的一截樹枝,指著漸漸逼近的兩個男人。

  那模樣在司少洲的眼里可笑極了。

  如果她手里現在握的是一把刀或者一支槍,他都不會覺得這樣好笑。

  “司少洲!”秦南汐已經退無可退,她大聲喊他的名字,“你怎么敢這么做!”

  司少洲掀起眼皮,唇角勾起,武器指向其中一個男人:“你們磨磨蹭蹭的,想死么?”

  兩個男人均渾身一凜。

  將秦南汐推進了屋內。

  司少洲接過顧峰遞來的茶。

  屋內沒有一點聲音。

  司少洲聲音緩慢,道:“秦大小姐,如果你現在就摁了手印滾出少帥府,我可以放過你?!?/p>

  他沒有得到回應,而那兩個男人卻慌張的跑了出來。

  其中一人的衣服上沾了不少血。

  男人指著屋子里卻哆嗦的說不出話,司少洲眼神一變,沖了進去。

  那個他以為她用來傷別人的那根樹枝,插在秦南汐自己的喉嚨上。

  血止不住的向外冒,她眼睛緊閉,像是死了。

  ……

  不知道睡了多久,秦南汐睜開了眼睛。

  她脖子痛的厲害。

  屋內很靜,她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出神。

  她從未有一刻像是現在這樣,那么后悔嫁給司少洲。

  他真狠啊,踐踏她的一切。

  忽的,她聽到一陣哭聲。

  秦南汐捂著脖子起身,打開了門。

  門外正哭的秦知念抽噎的動作一頓。

  秦知念的手里端著一盆水,水是熱的,搭著毛巾。

  如此一看,秦南汐就明白,她受傷昏迷的這些日子全是妹妹在照顧她。

  可是她為什么哭?

  秦南汐問:“有誰欺負你了么?”

  秦知念一癟嘴,哇的哭了出來。

  “趙知秋?”秦南汐心中了然。

  這個家里,會欺負秦知念的就只有趙知秋了。

  秦南汐繞過秦知念就向外走。

  秦知念臉色一變,喊,“姐,你別去了!”

  她知道姐姐日子不好過,沒想過讓她替自己打抱不平。

  她本以為姐姐沒醒所以才敢哭。

  但是秦知念沒拉住秦南汐。

  秦南汐上了三樓,推開趙知秋的門。

  趙知秋正在午睡。

  剛聽到聲音睜開眼睛,還未來得及看清楚來人,就挨了一巴掌。

  秦南汐將趙知秋整個人都拖下床,用力的往墻上摜去。

  秦南汐滿眼都是父親身上的傷痕和妹妹哭腫的眼睛。

  趙知秋真是個白眼狼!

  秦南汐將趙知秋拖了出去,拖到樓梯前。

  她冷著臉對趙知秋道:“給知念道歉!”

  趙知秋聞言,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她倏地笑了起來。

  她小聲的對秦南汐道:“有種你推我下去啊?我死了少洲也會讓你跟我陪葬!”

  趙知秋看向秦南汐的眼神十分得意。

  她料想,秦南汐此刻肯定是生不如死,心痛極了。

  但是,趙知秋失望了。

  秦南汐唇角扯了扯,輕聲道:“誰稀罕呢?!?/p>

  司少洲于她的心里,再無一點位置。

  語畢,秦南汐放手一推,趙知秋摔下了樓梯。

  ……

  一道身影越過秦南汐,沖下了樓,將趙知秋抱在懷里。

  司少洲抬起頭來,看向她的目光都是極為的狠的。

  樓梯不高,趙知秋摔得不厲害,她就是疼,她將臉埋在司少洲的懷里哭。

  她嚶嚀著說自己不該嫁給司少洲。

  公館的門砰的一聲關上,司少洲抱著趙知秋的身影消失在了秦南汐的視線之中。

  秦知念已經嚇壞了,她哭著握著秦南汐的手道:“姐姐,你快跑吧?!?/p>

  秦南汐抽出手,冷聲道:“你回家吧?!?/p>

  “姐!”

  “回家!”

  秦南汐坐在客廳,從黃昏日落到黑夜漸濃。

  終于,她等到了司少洲。

  像是修羅一般的司少洲。

  她被司少洲拖著到了公館的頂層,冷風襲襲,秦南汐打了個寒顫。

  司少洲將她摁在欄桿上,一手扭住她的下巴讓她向下看。

  然后從腰間抽出了武器。

  他冷冷的笑,“秦大小姐,我們要不要來打個賭?”

  他的武器指向從車里下來的那個人,那個人,是秦南汐的父親,秦懷英!

  秦懷英坐著輪椅,滿臉焦灼的望向司公館,與門口的保衛兵交涉,幾次未果。

  秦南汐不知道父親為何深夜前來,但是她能看的出他很急。

  見她終于變了臉色,司少洲滿意了。

  他武器上了膛。

  咔噠一聲,像是一把尖刀插進了她的胸膛。

  痛到她顫栗。

  “你猜,我打的準不準?!?/p>

  他低低的聲音像是惡魔暗語。

  秦南汐唇都咬出了血,“少帥,人是我傷的,你何苦遷怒別人?!?/p>

  “現在要債的人逼到了醫院里,你父親此次來,應該是來求我救急的?!彼麄阮^看向秦南汐,“秦大小姐,我可以救?!?/p>

  秦南汐的瞳孔緊縮,怔怔的看著司少洲。

  “你……”

  “但是,這就看秦大小姐誠意如何了?!?/p>

  他敲了下欄桿,涼薄的唇勾起,“你自毀一雙眼,我便去見他?!?/p>

  秦南汐沒答復。

  司少洲也不急。

  他將武器重新對準了秦懷英,手指漸漸的收緊。

  秦懷英是個偽善人,父親老糊涂了,才相信他。

  他這些日子查到,他當年被弄瞎的眼睛,就是出自秦懷英之手。

  沒人知道,那段黑暗的歲月,他是如何度過的。

  那三年,趙知秋是他唯一的救贖。

  那么善良單純的一個人,竟然被秦家如此苛待。

  秦家的人,都該死。

  他垂眸,看著秦南汐一雙漂亮的眼睛,冷笑。

  以牙還牙,他要秦懷英女兒的一雙眼睛,也算是扯平了。

  秦南汐的臉上是一片死寂,她顫抖著向司少洲伸出手,問:“少帥,有刀么?”

  司少洲將隨身的匕首遞給了她。

  秦南汐沒猶豫,手起刀落,劃瞎了自己的一雙眼。

  ……

  司少洲早就變了。

  她不如他的愿,父親便會死在少帥府門前。

  秦家現在是個空殼子了,司司令當年也是為了強強聯手,才選擇了她作為司少洲的妻子。

  如今秦家無力回天,司令并不會幫襯。

  司少洲出了氣,卸了膛。

  轉身就走。

  秦南汐的眼前一片血紅,她本能的循著他離開的方向轉身。

  喚他:“少帥?!?/p>

  司少洲回她,“放心,我說話算話?!?/p>

  秦南汐走了一步,滿腦子眩暈。

  她不敢再走,慢慢的蹲下,手摸索著地面往前挪了幾步。

  然后她不動了。

  被司少洲叫來的傭人上來,扶住她喚。

  “夫人?!?/p>

  聽到這聲稱呼,秦南汐渾身一抖。

  她嫁給司少洲三年,得到了什么呢?

  得到了一個男人滿腔的恨意,得到了他極盡的羞辱。

  “夫人,走吧?!眰蛉藢⑺隽似饋?。

  秦知念被秦懷英送到了司家,照顧秦南汐。

  秦南汐坐在鏡前,漂亮的一雙眼睛蒙上了一層翳。

  任由秦知念給她梳頭。

  “少帥回來了嗎?”她問。

  秦知念搖頭。

  秦南汐摸索著拉開小柜子,將那張離異據拿了出來。

  原本被捏皺的紙已經被撫平。

  “知念,印泥?!?/p>

  秦知念看到了離異據的那一剎那,眼眶就紅了。

  她默不作聲的將印泥拿了過來,打開放在秦南汐的面前,然后握著秦南汐的手指按在了印泥里。

  然后移向秦南汐該摁手印的地方。

  “按吧?!币娗刂畈粍?,秦南汐道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包赢计划8197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