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總裁 → 二爺獨寵小乖乖

二爺獨寵小乖乖

余靳淮花語 著

連載中免費

二爺獨寵小乖乖全文免費,余靳淮花語小說,二爺獨寵小乖乖最新章節,余靳淮花語完整版,《二爺獨寵小乖乖》是作者花重的小說,結尾又扯出了故事的主線,展現了余靳淮花語的復雜感情。故事遞帶來全文精彩預覽:京城中出了件大事,二爺余靳淮向來不近女色,卻被人發現金屋藏嬌養了個女人,花語知道后欲哭無淚,二爺你到底啥時候放我走,外面謠言滿天飛了!

更新:2020/06/23

在線閱讀

二爺獨寵小乖乖全文免費,余靳淮花語小說,二爺獨寵小乖乖最新章節,余靳淮花語完整版,《二爺獨寵小乖乖》是作者花重的小說,結尾又扯出了故事的主線,展現了余靳淮花語的復雜感情。故事遞帶來全文精彩預覽:京城中出了件大事,二爺余靳淮向來不近女色,卻被人發現金屋藏嬌養了個女人,花語知道后欲哭無淚,二爺你到底啥時候放我走,外面謠言滿天飛了!

免費閱讀

  花語不動聲色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韓茹說的沒錯。

  她以前就是個乖孩子,乖的到了被人賣了還幫數錢的白癡地步,才會被這一群吃人不吐骨頭的怪物吃的骨頭渣都不剩!

  花語心里冷笑,面上卻笑得乖巧:“姑姑,都怪我,讓你擔心了?!?/p>

  盧珍媛道:“可不是!以前那個酒店就出現過幾次女孩喝醉酒被強的事,我們都擔心你是……”

  韓茹立刻瞪了盧珍媛一眼:“你給我閉嘴!”

  盧珍媛悻悻然的不說話了,卻是把花玲瓏嚇得不輕,“真的?淵寒那孩子怎么會選擇這種地方帶小語出去玩?!”

  韓茹連忙道:“淵寒也是愧疚的要死,都不敢來見小語了……要我說,這事兒也不怪淵寒,畢竟淵寒一直對小語呵護有加的,要不是小語喜歡那個窮小子,和淵寒又何嘗不是天作之合!”

  花語被惡心的直皺眉。和莫淵寒是天作之合?那這老天還真是瞎了眼了!

  韓宇道:“我是不可能同意小語和那個窮小子的事的,這種家世,小語嫁過去就是活受罪!”

  韓綺悅抿唇一笑。

  花語那個白癡聽見這種話一定會生氣的,畢竟她有多喜歡南澗,全校都知道。

  出乎韓綺悅預料的是,花語竟然只是乖乖的點頭了:“爸爸說得對,以前是我太不懂事了,反正南澗也不喜歡我,我何必自作多情?!?/p>

  此話一出,盧珍媛和韓綺悅對視一眼,都是不可置信。

  花語竟然說她不喜歡南澗了?!

  這怎么可能?!

  韓宇則是欣慰的道:“小語懂事了?!?/p>

  韓茹連忙道:“那我看淵寒這孩子就不錯,和小語青梅竹馬門當戶對的……不如就找個時間把婚約定下來吧?”

  “我的女人,你想讓她跟誰定下來?”

  冰涼肆虐的寒氣危險萬分,很快就籠罩了小小的花園。

  分明陽光晴好,可是自從那個男人出現后,溫度就仿佛在飛速的下降一般,讓人戰栗。

  余靳淮逆光而立,黑色的風衣被風吹得翻飛,他的容顏冰冷似雪,帶著不可一世的驕矜清貴,滿員春光竟然不敵他眸光瀲滟半分。

  身后則是大包小包的余桑。

  韓綺悅和盧珍媛都看的呆住了,她們什么時候見過這種絕色?!

  韓宇大驚失色,連忙起身,恭敬道:“……余二爺,不知道您光臨寒舍……是有什么事嗎?”

  余靳淮是什么人?那是他韓宇參加京城的商業酒會時只能遠觀的商業霸主!

  這個年輕而冷漠的年輕人身邊總是圍著一群人,眾星拱月一般的存在。韓宇甚至沒法向他敬一杯酒!

  更別提這個男人軍商兩權皆在掌控中,權勢滔天無人敢惹!

  今天竟然會出現在他家,一定是他老眼昏花出現幻覺了吧。

  余靳淮淡淡的看著周圍。

  嗯。

  的確是“寒舍”。

  怎么能把小慫包放在這種地方呢?還是帶在身邊比較安全。

  余二爺思考了一會兒,臉上什么表情都沒有,更是把韓宇嚇得不輕。

  完了,該不會是他哪里招惹到二爺了吧?!

  花語一臉懵逼的看著余靳淮。

  md!她明明回電話了!這家伙為什么還陰魂不散的真找來了她家!

  這還是她前世喊著舅舅結果對方頭也不抬的高嶺之花嗎?這簡直是蕩漾在風中的狗尾巴草啊!

  余靳淮看都沒看花語,直接對著韓宇開口:“韓先生,我今天是來提親的?!闭Z氣硬邦邦的,一點兒也沒有要拱人家小白菜須得低聲下氣的覺悟。

  然而,此話一出,還是驚掉下巴無數。

  花語本來就腿軟,這一下更是差點給跪了。

  余桑捂臉。

  二爺,雖然你長得帥很有錢,但是人家養了十幾年的小白菜……啊呸!養了十幾年的大姑娘你幾句話就要帶走,該是這種語氣嗎??!

  余靳淮又道:“如果你們同意,我可以立刻和花語辦理結婚手續?!?/p>

  韓宇:“……”

  他一定是提前進入跟年期了,一定是的!不然那個眼高于頂冷漠清貴的余家二爺,怎么可能跟他提親!!

  倒是花玲瓏退出娛樂圈之后就一心一意相夫教子,不怎么知道外面的事了,所以對余靳淮的身份并不了解,她看著眼前這個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開口道:“這位先生……我們并不認識你,您這么突然地說這種事……”

  余靳淮看了白白嫩嫩的小慫包一眼,“您的女兒對我挺熟悉?!?/p>

  現在背上還有她的指甲印呢。

  花語:“……不熟!我不認識這個人!”

  余靳淮淡淡瞥她一眼:“花小姐,你這是……”

  花語:“你閉嘴!”

  他一定是要說提上褲子不認人!一定是!!

  韓宇看的膽戰心驚,生怕花語這種態度會惹怒余二爺,結果看了半天……二爺竟然一點生氣的跡象都沒有?!

  咳嗽一聲,韓宇嚴肅的看著花語:“小語,你怎么跟二爺認識的?”

  余靳淮好整以暇的等著花語胡扯。

  花語果然就開始胡扯:“……我們就偶然見過一次,他就對我一見鐘情了?!?/p>

  余靳淮糾正:“是日久生情?!?/p>

  花語的臉頓時燒成了一個紅蘋果。

  mmp!!

  花玲瓏一點兒沒懷疑,掐了把女兒的臉蛋,“我們家小語這么招人喜歡呢?”

  話還沒說完呢,花玲瓏就感覺到自己那只手涼颼颼的,一回頭,就見余靳淮正看著她掐花語臉蛋的手……雖然看不出什么情緒,但是花玲瓏就是感覺到了對方的不爽,于是訕訕的收回了手。

  余靳淮這才移開視線。

  余桑立刻盡職盡責的上前,把帶給韓家眾人的禮物依次擺出來,送給韓宇的竟然是他尋求已久卻始終不得音信的某名家書畫,送給花玲瓏的則是國外一個價格高的嚇死人卻還老是買不到的大牌包包。

  花語:“……”

  還真會投其所好!她爸垂涎這幅畫依舊,就算是贗品都小心翼翼的珍藏,她媽更是請了不少人幫她代購這款包包都沒買到。

  頓時,二老看余靳淮的眼神溫和了許多。

  倒不是因為這些禮物,而是因為這個男人愿意為了小語而投其所好。

  花語連忙道:“爸媽!其實我剛剛是騙你們的!我還喜歡南澗!喜歡的要死要活!!”

  余靳淮眸子一寒。

  余桑連忙低聲道:“花小姐,您要是不想看到南澗被砍成十八段的話就不要說了……”

  沒看見二爺已經生氣了嗎!

  南澗是一中的校草,長的帥成績好,幾乎是花語最美好的初戀了,只是后來南澗和韓綺悅在一起后,花語就對他死了心,要不然韓綺悅天天拉著南澗到她面前秀恩愛,花語最后不被莫淵寒一把火燒死,也被氣死了。

  當花語落魄的時候,南澗曾經對她說過一句話,他說:“花語,你終于和我站在同樣對等的高度了,可惜,你的心已經不在我這里了?!?/p>

  那時候,花語才知道,或許,南澗也是喜歡她的。

  她不想余靳淮這個瘋子牽扯進南澗。

  抿了抿唇,花語一把拉住余靳淮的胳膊:“我們出去說?!?/p>

  余靳淮不為所動,眼神冷的能凝結成冰,“等伯父伯母答應我的求婚,你想去哪兒都可以?!?/p>

  花語一下子就炸了:“余靳淮你是不是有病?我跟你一點兒都不熟,你憑什么要我嫁給你?!”

  韓宇嚇一跳,連忙呵斥:“小語!怎么跟二爺說話呢!”

  韓綺悅突然溫柔開口:“小語不懂事,讓二爺見笑了?!?/p>

  她知道這個男人是誰。

  莫淵寒的舅舅,余家的接班人,是整個京城的女人都想勾搭上的男人。

  雖然不知道花語這個白癡是怎么勾搭上余靳淮的,但是她不得不感謝花語,不是她,她哪里能見到這個尊貴無比的男人!

  韓茹腦子里轉的飛快,趕緊推了自己女兒一把,眼神示意一定要把握住機會,盧珍媛立刻就懂了母親的意思,嬌媚的低呼一聲,整個人都朝著余靳淮倒去。

  余靳淮淡然的讓開身體。任由盧珍媛朝地上倒去。還是余桑頗有紳士風度的扶了盧珍媛一把,無奈道:“小姐,請當心?!?/p>

  盧珍媛道了謝,心里卻恨得咬牙。

  這個男人竟然這么冷酷!

  韓綺悅在心里不屑的輕嗤。

  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去勾搭余靳淮?簡直天真!

  花語已經不想再說什么了。

  她簡直想要端盤瓜子看戲了。

  “我今天過來,并非與你們商議,而是通知?!庇嘟撮_口,聲音淺涼如水,“如果沒什么疑問的話,人我就帶走了,家里老夫人等著見孫媳婦?!?/p>

  韓宇:“……”

  花玲瓏:“……”

  “等等?!表n綺悅抿唇,“二爺,小語還是個孩子,您……”

  “我跟你說話了?”余靳淮看都沒看她一眼,徑自一把攥住花語的手:“走了?!?/p>

  韓綺悅的臉色頓時難看的要命。

  花語這會兒沒空欣賞她吃癟,淚眼汪汪的看著自己爸媽:“我不要跟他走!他是壞人!”

  韓宇沉默一會兒:“小語啊,我看二爺對你不錯……”

  花玲瓏:“是啊小語,你要是受欺負了,就回家來?!?/p>

  花語:“……”

  是不是親媽了!!

  等花語被余靳淮帶走,花玲瓏才嘆了口氣,呆呆的看著韓宇:“老公,這樣做好嗎?”

  韓宇默默道:“那邊已經在找人了……我沒用,保護不了小語,如果是二爺的話……小語不會有事的?!?/p>

  花語坐在車上,默默發呆,盡量離某個大魔王遠一點。

  余靳淮把一個紅本本扔給她,“結婚證?!?/p>

  花語眼睛睜大:“我還沒到法定結婚年紀!”

  余靳淮淡聲道:“這不是問題?!?/p>

  ……對家大勢大的余家來說,確實尼瑪的不是問題。

  花語看了那個小本本一會兒,開口:“我大概知道你為什么非要跟我結婚了?!?/p>

  余靳淮看她一眼,側臉精雕細琢的雕像一般完美。

  花語道:“你是為了不再被你奶奶逼婚!”

  前世時,直到花語都掛了,余家老夫人還在為余靳淮安排相親,也是一道奇景了。

  余靳淮道:“真聰明?!?/p>

  花語道:“既然這樣,我們得約法三章?!?/p>

  “第一,我最多給你當兩年的擋箭牌。因為畢竟我也要結婚生娃的?!?/p>

  “第二,這兩年里,你不能對我做出任何我不愿意的肢體接觸?!?/p>

  “第三,你不能干涉我的私生活?!?/p>

  花語也想通了。

  估計就是余靳淮想要老夫人安心,恰巧她花語和他“熟”一點,是以就被選中了。

  這也沒什么。

  畢竟白得一個可以橫行四九城的余家少夫人身份不說,還能做莫淵寒那個渣男的小舅媽,想想就覺得過癮!

  花語小算盤打得桄榔桄榔響,心里美滋滋的,完全沒想到某個男人根本沒在聽,而是看著她衣領滑落鎖骨后,露出的青紫吻痕。

  嗯。

  把這個小慫包留在身邊就可以了,管她的什么約法三章呢。

  ……

  花語剛到西餐廳門口,就接到了莫淵寒的電話。

  余靳淮說晚上帶她去見老夫人,吃完飯得再去買兩套衣服。

  花語纖細的眉頭一皺,淡淡的喂了一聲。

  莫淵寒急躁的聲音傳來:“小語!你現在在哪里?舅舅……他有沒有欺負你?”

  “欺負了你又能怎么樣?找他拼命?”花語挑眉,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澳獪Y寒,經過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后,你再裝的這么一往情深的樣子,不覺得惡心嗎?”

  莫淵寒怒道:“花語!你到底是有多賤!我舅舅是什么樣的人你根本不清楚,他殺人如麻手段狠辣,你跟他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花語冷冷道:“就算死在他手里我也不會嫁給你!被殺死總比被惡心死好!”

  “花語你!”

  花語還要說什么,手機忽然被人抽走,余靳淮開了免提,聲音冷的跟北極的風似的:“那你說說,我是個什么樣的人?!?/p>

  莫淵寒一愣,“……舅舅!”

  余靳淮冷冷道:“莫家的小崽子,以后對你小舅媽客氣點,否則別怪舅舅教你做人?!?/p>

  莫淵寒:“……”

  余靳淮已經掛了電話。

  莫淵寒氣的一把砸了手機。

  韓綺悅冷笑道:“你砸手機有什么用?”

  莫淵寒暴躁道:“那你說,該怎么辦!”

  韓綺悅看著窗外的景色,慢慢道:“那個賤人已經脫出控制了,無法利用,就只有毀掉了?!?/p>

  余家總不會要一個聲名敗壞的兒媳婦。

  ……

  某個拎著小包子趕到云景海棠的人:“……”

  mmp!我善良的小姐姐呢!!

  余靳淮仿佛沒接到那個糟心的電話似的,淡淡問:“吃什么?”

  花語看了看菜單,“黑椒牛柳炒意面?!?/p>

  余靳淮隨意的點了份牛排,沒什么興趣的樣子。

  花語用勺子攪了攪杯子里的檸檬水,抬頭看余靳淮一眼?!澳愣疾粏枂栁腋獪Y寒是怎么回事?”

  余靳淮淡漠開口:“我問了你就會說么?”

  “當然不會?!?/p>

  花語撇撇嘴。

  余靳淮正想嘲諷這個小慫包兩句,忽然聽見一聲激動地大喊:“席銘朗!”

  “還有姚杉!”

  “郎朗?!郎朗在哪里?!”

  “我沒聽錯?!郎朗嗎!!”

  ……

  花語和余靳淮直接從貴賓通道進來的,并沒有經過前廳就到了現在這個比較幽靜的卡座,余靳淮沒有理會前面的雞飛狗跳聲勢熱鬧,冷白的修長手指仍然搭在桌面上,連冷峻的神色都沒有改變。

  倒是花語,聽見這兩個如雷貫耳的名字,一呆。

  前世時,花語在娛樂圈奪得影后之名時席銘朗已經宣布退出娛樂圈了,但是一直有粉絲感嘆影帝影后為何不生在同一個時代。一直想看影帝影后同臺飆戲來著。

  現下,正是席銘朗最如日中天的時候,也是在這個時候,爆出了讓眾多“朗姆酒”心碎的消息,那就是影帝加國民男神的席銘朗他戀愛了!

  花語記得席銘朗公開宣布和新晉小花姚杉的戀愛消息是在一個月之前,那天幾乎整個微博都癱瘓了,全是席銘朗和姚杉的熱搜。

  現在這雞飛狗跳的,莫非是席銘朗和姚杉在西餐廳秘密約會被粉絲認出來了??

  花語正在思考之中,忽然,她只感覺一道風從自己身邊刮過,下一刻,人已經被一個男人給壓倒在了沙發上,耳邊傳來男人晴朗好聽的聲音:“……抱歉,借貴寶地躲一躲?!?/p>

  花語還沒反應過來,另一道冷的仿佛北極霜雪的聲音已經響起:“不想死的話,立刻給我滾開?!?/p>

  花語一抬眸,正好能夠看到余靳淮冷的嚇人的眼睛。

  她一抖,仿佛又回到了前世第一次見這個男人時的場景。

  那一次,似乎有誰不識趣給余靳淮送了個女人,余靳淮就是用這樣雪一樣的眼神看著那個投懷送抱的女人的。

  后來,那個在娛樂圈頗有名氣的女人再也沒有出現在京城。

  那男人也是一愣,飛快的起身,還十分有紳士風度的扶了花語一把:“抱歉,小姐……”

  話還沒說完,看見花語的臉后卻是一滯。

  花語也看清了眼前這人的臉。

  劍眉星目,肌膚白皙,天生菱唇,微微帶笑,一雙淺茶色的眸子看著人時,有一種專注的溫柔。

  尤其他穿著雪白柔軟的襯衫,看上去就像是在大學里受到女生瘋狂的校草男神。

  事實上,這個人,是國民男神。

  二十四歲的影帝,極為罕見,難得的是他美貌與演技并重,簡直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

  不是剛才引起混亂的席銘朗是誰?

  花語不明白他為什么這么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偏開頭:“沒事,你在這邊躲一會兒吧?!?/p>

  好在席銘朗很快就恢復了正常,“多謝?!?/p>

  余靳淮冷眼看著這兩個人“眉來眼去”,特別是這個男人剛才還碰了他的東西,有點不爽。

  “花語?!边B名帶姓的叫了一聲花語的名字后,余靳淮冷冷道:“坐過來?!?/p>

  花語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他:“為什么?”

  “你覺得呢?”余靳淮嘲諷的看著她身邊的男人,“都是有夫之婦了,跟別的男人挨那么近,我不要面子的?”

  花語:“……”

  她磨磨蹭蹭的挪過去,余靳淮立刻把她手腕拽住,看著對面臉色在一瞬間慘白的男人:“怎么,這位先生不舒服?”

  “……沒什么?!毕懤拭銖姷男α诵?,“多謝兩位了?!?/p>

  花語看見余靳淮的酸奶凍芝士沒吃,就趴在桌子上悄咪咪的用小勺子偷他蛋糕吃,回答的一本正經:“沒事沒事,人在江湖,拔刀相助是應該的,話說你的女朋友呢?你就丟下她一個人跑了?”

  余靳淮面不改色的看著某人的小動作,沒說什么,想了想,還把果汁也推給了她。

  席銘朗看著他們的動作,慢慢道:“姚杉先走了,我留下來應付粉絲?!?/p>

  花語撐著下巴看他,好一會兒,才道:“男神,你跟姚杉不合適,分手吧?!?/p>

  前世,席銘朗之所以大好年華退出娛樂圈的原因,眾所周知,是因為受了情傷。他愛慘了姚杉,姚杉卻在跟他交往的同時和另一個富家少爺不清不楚,后來被席銘朗捉奸在床,席銘朗自此一蹶不振,差點得了抑郁癥,因為精神狀況實在太差,所以不得不宣布退出娛樂圈。

  席銘朗為了姚杉的臉面并沒有公布她出軌的事情,到頭來卻被這個女人倒打一把,說席銘朗退出娛樂圈是因為吸毒,因此席銘朗又被網絡暴力了很長一段時間,最后還是席銘朗的經紀人忍不了了,爆出了姚杉的“艷照門”,席銘朗才被鍵盤俠們放過,只是這時候的席銘朗已經徹底崩潰,聽說是瘋了,連人都不認識,整天只知道叫姚杉的小名“杉杉”。

  看著眼前這個豐神俊朗的男人,花語有點小感慨,挖起一勺蛋糕進嘴里,殷紅水潤的唇角沾上了奶油。

  余靳淮抬手用指腹給她擦掉,再用紙巾擦手,花語正在各種悲涼,沒注意到這個小動作,席銘朗的臉色卻越來越白了。

  他看著花語,道:“為什么?”

  花語也知道自己這話說的太突兀了,畢竟席銘朗愛姚杉愛的要死要活的,正是熱戀之中,自己說這話,實在不妥。她又不能跟人解釋:“兄弟其實我已經死過一次了你的那點破事我一清二楚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吧,這樣子十有八九被對方當成神經病。

  她想了想,慎重地說:“因為你太帥了,姚杉配不上你?!?/p>

  席銘朗:“……”

  這時,服務員來上餐,看見席銘朗,差點手一抖,瓷盅里的野菌湯差點撒花語一身,她立刻往里面縮了縮。

  這一縮,就跟鉆進了余靳淮懷里似的。

  服務員連聲道歉,臉通紅的看看席銘朗,又看看余靳淮,在美色盛宴之前,簡直說不出話來。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總裁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包赢计划81977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