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故事遞!手機版

首頁古言 → 風云菱楚炎洌小說

風云菱楚炎洌小說

毒手醫妃王爺被休夫了 著

連載中免費 穿越醫妃小說

毒手醫妃王爺被休夫了免費閱讀,主角是風云菱楚炎洌的小說在哪看,古言類小說《毒手醫妃王爺被休夫了》想象力較豐富,極具新意,風格幽默誤詼諧。作者珠寶月講述了:作為超級學神的風云菱,一朝穿越,成為在某個男人身下的發泄對象,醫毒雙絕的她能這樣忍下?當然不會!各路美男蜂擁而至,風云菱挑花了眼~

更新:2020/06/15

在線閱讀

毒手醫妃王爺被休夫了免費閱讀,主角是風云菱楚炎洌的小說在哪看,古言類小說《毒手醫妃王爺被休夫了》想象力較豐富,極具新意,風格幽默誤詼諧。作者珠寶月講述了:作為超級學神的風云菱,一朝穿越,成為在某個男人身下的發泄對象,醫毒雙絕的她能這樣忍下?當然不會!各路美男蜂擁而至,風云菱挑花了眼~

免費閱讀

  風云菱犀利的目光一瞪,秦嬤嬤居然嚇得倒退一步,不敢再上前。

  穆管家對風云菱道:“王妃娘娘受苦了,老奴……”穆管家老臉上出現一絲無奈之色。

  “穆管家不用客氣,本妃知道一切都是王爺的主意?!憋L云菱苦澀的笑了下,“穆管家若是愿意幫本妃一把,就把這個瘋婆子趕出去,還有派人送點吃食來,本妃感激不盡,日后定會記得穆管家的恩德?!?/p>

  秦嬤嬤頓時不爽道:“王妃娘娘什么意思,奴婢是王爺派來的,你不能趕奴婢走!”

  “秦嬤嬤,老奴會告知王爺,王妃娘娘這里不需要秦嬤嬤照看?!蹦鹿芗铱纯达L云菱之后,對秦嬤嬤犀利地看了一眼說道。

  最后對風云菱點點頭,帶著不服氣的秦嬤嬤離開,侍衛從外面把大門再度關上。

  “小姐,你說穆管家會不會派人送吃食來啊?要不然我們得餓死的?!毙【杲辜钡?。

  “難道不派人來,秦嬤嬤能給我們吃的?”風云菱在小娟攙扶下,拐著腳回房,隨即就把迷惑的小娟支走了。

  風云菱連忙進入空間,先從小冰箱里拿出冰袋,對腫成饅頭大的腳跺冰敷了一陣,然后又從醫藥柜里拿出止痛噴霧噴灑一下,揉了捏按摩了好一會,等可以下地走路了,才肯定骨頭沒事,讓她也松口氣。

  隨即,她想起顏輕靈應該已經中了她揮灑過去的一種病毒,嘴角勾起一抹冷冽的笑。

  既然這個女人這么惡毒,那就別怪我風云菱不客氣了。

  當晚,穆管家果然派人送吃的過來,讓小娟開心的都哭了。

  風云菱到是松口氣,因為若沒人送吃的,她怕小娟的小身板熬不住。

  半夜,秋風習習,暗夜無光。

  前院的鳳舞院內,顏輕靈躺上了床就發現自己手部發癢,撓多幾下越來越癢,最后都撓破皮了,但反而變成又癢又痛,還有血水出來,看上去簡直恐怖,嚇得小蘭連忙去找楚炎洌過來。

  楚炎洌聽到顏輕靈身體不適,放下公文趕到鳳舞院,等見到顏輕靈手上那一大塊破皮流膿的傷口,他趕緊叫人去請大夫。

  大夫一看之下很震驚,說是沒見過這種病癥,給顏輕靈留下一些藥膏,但顏輕靈擦了之后完全沒用,而此刻她脖子上也開始出現一樣病癥。

  瘙癢加疼痛讓顏輕靈不停地哭泣叫喊,楚炎洌心疼,又派人去宮內請太醫。

  “顏姑娘,不知道你日頭去了哪里,接觸了什么?這病癥有點像瘟病?!睖靥t很是小心謹慎地說道。

  但此話一出,一屋子的人全部面色大變,紛紛退開去。

  顏輕靈則立刻驚恐叫道:“不可能,我怎么會染上瘟病!”

  “呀,奴婢也好癢啊?!蓖蝗徽驹诮锹涞男√m也痛苦的叫喚起來。

  大家轉頭一看,就見小蘭的脖子上已經被她撓破皮了,血色一片,看上去觸目驚心。

  此刻顏輕靈寢房中除了楚炎洌,溫太醫,小蘭之外,還有兩個侍候的小丫鬟,看到小蘭被傳染了,嚇得兩個小丫鬟頓時尖叫,紛紛朝門口躲去。

  “慌什么!”楚炎洌頓時冷喝一聲,讓大家都跟著顫抖一聲。

  溫太醫其實也很慌,退到楚炎洌身邊沉聲道:“王爺,以微臣看,是瘟病無疑,必須立刻把人隔離開來,焚燒一切病者用過的東西,此事還需立刻上報,若這瘟病傳染出去……”

  “不,不能上報,王爺,千萬不能上報!我知道了,是風云菱,一定是風云菱對我們下毒,不是瘟病?!鳖佪p靈立刻叫喚起來,誰都知道若傳出去是瘟病,只怕她都是要被抓去焚燒的。

  “風云菱?你今日去見了風云菱?”楚炎洌瞬間蹙眉,他之前讓顏輕靈不要去香云苑,因為風云菱就是一個驕縱蠻橫的大小姐,是以免兩人發生沖突。

  “對,是,是王妃娘娘下毒?!毙√m說道,“奴婢今日就和小姐去了王妃娘娘那邊,其他哪里都沒去過?!?/p>

  “王爺,我好疼,我是不是要死了?”顏輕靈立刻露出嬌弱可憐的樣子,淚水嘩啦啦的流下來。

  其實她在擔心,因為看見楚炎洌黑眸中的陰鷙,只怕是怪她不聽話去招惹風云菱,畢竟他已經答應她一年后會娶她為側妃,風云菱只有王妃名分,也不會讓她出香云苑。

  都怪她聽了秦嬤嬤的蠱惑之言,又想去看看風云菱的落魄悲慘樣子,沒想到居然出這種事情。

  楚炎洌內心一軟道:“輕靈,你別害怕,不會有事的,溫太醫,這事先不張揚,本王會關起門來,給本王三天時間,若是無法解決,本王自會向皇上交代?!?/p>

  “王爺啊,三天可不行,這瘟病傳播不知道有多快,老臣和您,還有她們兩個都不知道有沒有被傳染到了,唉?!睖靥t也是一臉愁容,心里驚慌,因為沒有對付之法,急需研究解藥才行。

  “溫太醫,這也許真的只是毒,你先留在王府,小蘭,照顧好輕靈,你們兩個守在門口不得離開!本王去去就回!”楚炎洌交代完之后直接快速奔向香云苑。

  睡夢中的風云菱被大力的躥門聲驚醒,連忙慌亂地起來披外袍,因為她不習慣穿風云菱的保守褻里衣睡覺,而是穿了自己空間里拿出來的真絲睡袍。

  “風云菱!”楚炎洌的憤怒聲音在門口響起,隨即又躥了寢房門進來了。

  “楚炎洌,你特么有沒有禮貌,滾出去!”風云菱瞬間怒罵。

  “你說什么!”楚炎洌到是真停下了腳步,因為他簡直不敢相信聽到的,風云菱這個女人居然罵他!她居然敢罵他?

  以前哪一次一看到他就是扭扭捏捏裝成小媳婦,現在居然敢罵他了?

  難道是新婚夜把她刺激瘋了?終于忍不住要在他面前暴露她丞相府大小姐那驕縱跋扈的潑婦樣子了?

  風云菱整理衣服后快速下床,隔壁屋子的小娟已經沖了進來急道:“王爺,出,出什么事了?”說著連忙跑到風云菱的床前,面色蒼白地看看風云菱。

  “楚炎洌,半夜三更發什么瘋!”風云菱俏臉冷若冰霜,滿目憤怒。

  楚炎洌的雙眸震驚地盯著坐在床沿的風云菱,發現這女人的目光里不再有對他的愛慕眷戀,只剩下冷冰冰的厭惡和不耐煩。

  “是不是你給輕靈下了毒!”楚炎洌想到自己來的目的,強行壓下怒氣。

  “王爺,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你哪只眼睛看見我對顏輕靈下毒了?”風云菱內心暗笑。

  “不是你會是誰!輕靈和小蘭兩人今日就只來過你后院,兩人都中毒了,不是你下毒會是誰?你說,是不是你!”楚炎洌心里焦急不已,直接走上來就猛地出手抓住了風云菱的一只細胳膊。

  風云菱吃痛,看著眼前高大的身影,發現自己的身材實在太過嬌小和柔弱了,完全不是楚炎洌這個大男人的對手。

  “楚炎洌,你再不放手,顏輕靈就死定了!”風云菱痛得受不了,暴怒得吼出來。

  楚炎洌眼眸中瞬間燃起一片憤怒的火焰,咬牙切齒道:“果然是你!快把解藥交出來!”他沒有放開風云菱,反而更加捏得緊了。

  風云菱痛得額頭冒汗,小娟沖上來哭喊道:“王爺,你放開小姐,快放開!”說著就伸手去扒楚炎洌擒住風云菱的大手。

  但楚炎洌直接手臂一揮,小娟整個人就摔了開去,撞在房中的放油燈的桌子上。

  桌子翻倒,油燈被滅,屋內瞬間一片漆黑。

  小娟的痛叫響起,而風云菱就在漆黑的瞬間,另一手出現她早就準備好的麻藥銀針,對著楚炎洌的抓住她的手臂上狠狠地扎了下去。

  楚炎洌吃痛,悶哼出聲,抬手就是一揮,風云菱整個人驚叫,撞擊在大床里面的床板上,腦袋發出咚的一聲。

  “小姐!”倒地的小娟嚇得大叫,連忙忍痛爬起來,慌亂地先找到油燈,拿出火匣子點燃,嘴里不停地在哭泣。

  她太害怕了,洌王爺實在太兇殘了,萬一打死了小姐可怎么辦?

  “風云菱,你,你對本王做了什么!”楚炎??粗约菏直凵喜逯桓y針,眼前開始變得模糊起來,驚詫地抬頭看向風云菱。

  此刻風云菱已經縮到床角,摸著自己腫了一個包的后腦勺,痛得她眼淚都掉下來了。

  自己要是腦震蕩了怎么辦?雖然想到還會有危險,但還是準備不夠充足。

  楚炎洌已經頭暈眼花,俊臉蒼白,惱怒地盯著眼前越來越模糊的風云菱,猝然整個人對著床鋪猛地摔了下來,還是臉朝下的。

  “砰!”的一聲,床板震動了一下,不過這男人運氣好,一張俊臉居然摔在被子上,但因為身體太高大,雙腿就直接噗通一聲跪在了床邊。

  風云菱看著楚炎洌終于栽倒才松口氣,但小娟卻嚇得驚叫,王爺怎么了?小姐不會把王爺殺了吧?

  突地,房中一陣陰風乍起,一位黑衣的年輕男子出現了,瞬間大跨步到大床邊,把楚炎洌翻轉過來,急叫道:“王爺,王爺?”

  風云菱一看這黑衣男子面色過分白皙,但長相卻是很普通,是扔進人群里都不容易辨認的大眾臉,就知道是楚炎洌的貼身暗衛逐浪。

  “王爺怎么了!”逐浪喊不醒楚炎洌,猛地抽出腰間的長劍,直接劍尖指向風云菱的咽喉位置,把風云菱嚇得本能往后貼在床板上。

  小娟更是被嚇得再次驚叫,被逐浪一聲厲喝住嘴,才安靜下來。

  風云菱腦子急轉,目光冷冷地盯著逐浪的憤怒而又有點驚懼的眼眸道:“逐浪,你要是殺了我,王爺和那個賤女人就一個活不了!”

  “你到底對王爺和顏姑娘做了什么!”逐浪眸子一閃,厲聲道。

  風云菱直接伸手輕輕地推開鋒利的閃著冷光的劍尖后吐口氣,道:“沒什么,王爺太暴力,我怕痛,讓他消停一會而已!你出去等著,明早我會還給你一個好好的王爺,但你這么逼著我,那大家就一起死!”

  說到最后風云菱聳聳肩,很是無賴又犀利地看著逐浪的漆黑雙目。

  逐浪眼睛猛地一縮,稍微凝思了一下后,收回長劍,隨即走向房門,還傳來冷冰冰的聲音道:“王妃,你最好明白一點,若王爺出事,你和丞相府都會陪葬!”

  風云菱脖子一冷,目光看向已經嚇到呆若木雞的小娟,這丫頭已經被嚇壞了,雙手還在不停地抖動著。

  風云菱摟摟腦袋直起身體,目光看向像只死豬一樣的楚炎洌嘴角抽搐一下,摸摸自己的后腦勺,不禁氣惱的狠狠地扇了楚炎洌那張俊臉一大耳光子。

  小娟被驚醒,連忙沖過來急道:“小姐,你,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用怕,他不會死的,小娟,想不想出氣?”風云菱說著又是一大耳光子,她之前的痛可不能白痛了。

  小娟要被自家小姐嚇死了,這還是她小姐嗎?之前那么愛洌王爺,這么才幾天就變成這樣了?

  不過想到新婚那晚,小姐的那聲聲慘叫,小娟心想王爺是個壞人,所以小姐肯定是后悔了。

  風云菱雙手左右開工,打得手疼才停下,但楚炎洌的俊臉上除了稍微紅腫一點,到是改變不大。

  “果然臉皮夠厚的!”風云菱氣呼呼,隨即猛地一腳把楚炎洌躥下床。

  小娟就看著楚炎洌滾落地,還翻滾了兩下后依舊一動不動,她不明白小姐怎么有本事讓第一戰神的洌王爺能倒下的這么徹底?

  “小娟,你回去睡覺吧,早上王爺就會醒的?!憋L云菱揉揉腦袋躺下來說道。

  小娟眼珠子一瞪道:“小姐,那王爺怎么辦?就這么睡地上會著涼的?”

  “你還擔心他著不著涼?小姐我發燒兩天兩夜,也不見他關心一下,快去睡覺,我困了?!憋L云菱催促小娟離開。

  小娟只能懷著忐忑不安的心離開,外面的逐浪聽到風云菱的話嘴角也是狠狠地抽了一下。

  都說風家大小姐驕縱跋扈,果然名不虛傳,他現在擔心王爺要是醒過來會不會立刻殺了風云菱。

  翌日清晨,楚炎洌清醒過來時,只覺得腦袋暈眩,渾身無力,還感覺好冷。

  猛地睜開眼睛,就見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還是在風云菱那個賤女人的廂房里。

  風云菱聽到楚炎洌嘴里的悶哼聲,立刻一個翻身,從床上探出腦袋來。

下一頁

章節在線閱讀

查看全部目錄

版權說明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最新評論

    更多評論

    為您推薦

    古言小說排行

    人氣榜

    pk10包赢计划8197771